參加2010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實地踏查

上週四(10/28)參加2010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各縣市公私立高中職以下學校校長實地踏查活動。

臺北是陰雨天,有些地方小積水。但因為是測試的最後一天,所以民眾非常多,許多的展館不是名額已滿(ex.夢想館,10點不到就廣播額滿。9:30開始排隊拿預約票,結果時間排到19:59才能進入。只好放棄),不然就是得排個一、二個小時以上(Ex.未來館、天使生活館、養生館…)。還有些場地尚未完工(寰宇庭園區)或未開放(花圃競賽區)。四大展區看了三個,但真正進入的展館,只有「爭豔館」一個。

看完後,覺得有些待改進之處,但整體而言,相關工作人員的努力規劃與用心,還是值得鼓勵。或許利用寒假,花個三天再去好好走走參觀。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別輕估自己在朋友心中的重要性

自己是天生的雞婆個性。看到不公不義的事情,插手就想介入改善。感受到工作流程不順暢、或認為可以減輕同仁負擔,就想盡辦法突破。儘管許多的人、事、物已多年承襲,或許大家也習慣了,但總認為只要想改變,就一定可以讓工作場域的品質更好。因為,把周遭的人都當成好朋友。

只是,堅定的改變信念,還是會有落空的時候。或許因為個別的需求不同、或許因為對事情未全盤瞭解、或許…?總之,失望的心情,不免縈繞一段時日。偶而也會興起「算了,維持現狀過下去也無妨」的消極心態。

收到朋友寄來的mail,述說著每個人在朋友心中的重要性,其影響超乎個人想像。是的,和朋友、同儕共同解決事情的成就感,終究可以超越失望的心情。打起精神,繼續前行。

————————————————————————————————————————————————————

我唸高一時,有一天看到一位同班同學吉米*凱從學校走回家;
   他看來是把所有在學校用的書要都帶回家。
   我想著:為什麼有人要在禮拜五把所有的書都帶回家呢?
   他一定是個很無趣的人。
  這個週末我已經計畫好參加一個宴會加上明天下午與朋友們來一場足球賽;
   所以我聳了聳肩,繼續走在回家的路。
    不一會兒,我看到一群小孩跑向他,撞了過去,把他的書全撞飛了,
     並且絆倒他,讓他跌到泥中。
     他的眼鏡也掉在離他有十尺遠的草地上,
     當他抬頭起來時,我看到他流露出很悲傷的眼神;
       那時我心軟了,
       我趕緊跑到他的身邊幫他找到眼鏡,同時看到了他眼角的淚光。
       當我把眼鏡遞還給他時,
       「那些小孩真是混蛋,他們真的是欠扁!」
       他臉上浮出一個大笑容,說:「謝了!」。
       那不是普通的一笑,而是由心裡發出對他人真誠的謝意。
       我幫他撿起散落的書,並問他住在那裡,
       原來他住在我家附近,但我卻不曾看過他。
       他說,因為之前他是上私立學校。
       我和他一直聊天到家,我也幫他揹著他的書,
       我又發現,他是一個蠻酷的小子。
       分手前,我問他要不要在禮拜日一起去踢足球。
       他說好。
       我們就整個週末都玩在一起,而且我又發現越認識吉米,
       我越喜歡他;
       我的朋友們也有同感。
       禮拜一早上,我又碰到吉米和他那一大堆的書。
       我問他:「你真是不簡單喔,每天這樣下去,你的臂力將會不得了喔!」
       他只是笑笑,並把一半的書丟給我。
       在後來的四年,我跟吉米成了最好的朋友。
       當我們唸到高四時(這是美國的學制),
       經過一番考慮,吉米決定要到喬治城大學讀醫學,
       而我要到伯爵大學唸書;但我知道我們會永遠都是朋友。
       畢業那一年是由吉米代表畢業班致詞,
       我一直以這是很無趣的事來開他的玩笑。
       畢業典禮的那一天,我見到吉米,他真是帥呆了!
       他胖了一點,帶眼鏡也比較好看些;
       而且他很受女孩們的喜歡,比我有更多的約會?
       天啊!有時候我真的會嫉妒耶!
       這時 我看出,他很緊張要上台致詞,所以就拍拍他的背,
       又說:「嘿!你一定沒問題的!」。
       他很感激的看著我,並笑著說「謝謝」。
       他上台後,先清了清喉嚨開始他的致詞,
       「畢業是要來感謝一些曾經幫你度過難關的人,
      比如是你的父母、老師、兄弟姊妹,或是你的教練…和你的朋友們。
       在這裡我要告訴大家,
  「做一個人的朋友」是你可以給對方的最好禮物。我要來說一個故事,…….。」
       我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他,
       當他講著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故事。
   他說,那時正計畫要在週末時自殺,於是把學校置物箱裡的東西都清光了,
       希望死後媽媽不必再為他收拾殘局。
       然後,他很認真的看著我,並對我微笑,
    「很幸運的,我被救了。我被我的朋友從要做的錯事中救了出來。」
       當全場的聽眾聽到這位帥哥說出這件事時,歎息聲四起;
  我看到他的雙親看著我,並且對我報以感激的微笑。直到那時我才發現到,
       千萬不要低估自己的行動可能帶來的後果,
       也許一個小小的動作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不管世界變的怎樣,上帝讓我們和別人的生活交錯在一起時,
       要我們要儘量找出對方的優點來!

————————————————————————————————————

管教的藝術

二個兒子,一個高一,另一個國二,都是處於所謂青春期,脾氣最拗的年紀。許多朋友會說,你是校長,太太也服務教育界,對於子女的教養應該都沒問題吧。其實,管教問題落在每個家庭都是一樣的,只是情節輕重不同。收到于老師轉寄來的mail,看看內容,用心體會,讓我們以愛管教。學校教育現場,眾多的異質學生,老師們也該放下脾氣,愛心轉化孩子們的脫序行為。

管教的藝術 (◎口述╱林朝富 撰文╱劉純吟) 

社會變化得很快,孩子的思想行為也變化得很快,快得讓家長受不了,讓老師們束手無策。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爸媽只要給我一個眼色,我就知道該怎麼做,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打不屈服
記得和兒子最激烈的一次爭吵,是在他念國三的時候。當時,他非常叛逆,也愛頂嘴,不管跟他講什麼,他永遠有各種理由反駁。他最愛聽西洋饒舌歌曲,乒乒砰砰,聽得我頭皮發麻。隔天就要段考了,他卻把音樂開得震天價響,半躺在沙發上,我忍不住大聲斥責他:「音樂轉這麼大聲,真的看得下書嗎?」

一回頭,發現他站了起來,雙手握拳,瞪大眼睛說:「我就是要這樣才讀得下!」身為父親,我怎能忍受孩子挑釁的態度,「你現在這種姿勢是要跟我打架嗎?」我問他。他生氣地衝回房間,「砰」的一聲,把房門重重關上。

那時,我已失去了理智,拿著雞毛撢子就衝進房間。他立刻識相地起身,伸出手,把頭轉向另一邊。那種倔強的態度實在讓我忍無可忍,便開始動手打他。見他不哭也不求饒,我心裡出現一個聲音:「今天不打到你哭,我就輸了;我一定要打到你哭、你求饒才行。」我把他扭出房門,要他雙手撐在走廊的牆上,開始沒命似地打他,每打一下就罵一句:「乎你死!」那天,他穿著一條短褲,不久,雙腿就布滿一條條鞭痕,不僅紅腫,還流出些微血絲。我轉而抽打他的小腿,這時候,終於聽到哭聲了,是太太和女兒的哭聲。

太太跑過來護衛他,我冷冷地對她說:「我在教孩子,你不要管,他才國中而已,就管不了,以後怎麼教!」女兒也哭喊著:「爸爸,求求您不要再打了!弟弟,求求你趕快說對不起!」女兒一邊求、一邊哭,他卻默不出聲,彷彿事不關己。

打累了,我把雞毛撢子狠狠摔在地上,進他房間拿出了他的書包,用力地往門口一甩說:「你有種就給我離開這個家!一輩子都不要回來!」沒想到,他真的穿好衣服,繫上鞋帶,拾起書包,背著就往外走。我氣不過,衝出去又把他拉回來揍了一頓。

◆主動道歉
晚上,我根本沒心情吃飯。躺在床上,雙眼直望著天花板。心裡想著:為什麼孩子會變成這樣?我的教育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明天,我要怎麼面對兒子?要不要跟他道歉?哪有父親跟孩子說對不起的?……一整夜,翻來覆去,輾轉難眠。

清晨五點多,半睡半醒之際,我看見房門被推開,兒子走到床前,跪下來放聲大哭:「爸爸,對不起!」我趕緊下床,緊緊抱著兒子,勇敢地告訴他:「爸爸對不起你。」站起來的瞬間,我猛然察覺,孩子已經長大了,不但比我高,連肩膀都比我寬,而我卻只會拿大人的權威去壓制他。我為前一天的行為感到很後悔,不解自己為什麼要發瘋似地打他?真的是「打在兒身,痛在父母心」啊!見他傷痕纍纍,我去拿了一瓶碘酒說:「爸爸幫你搽藥好不好?」他說:「不要,現在搽會很痛。」夏天是穿短褲校服,我只好建議他改穿長褲去上學,他點頭說:「好。」當他背起書包,離開家門那一刻,我望著他的背影,忍不住又掉了一次眼淚。

我心裡想,昨天的他是如此叛逆,今天怎麼會主動來道歉?太太為了解決我的疑問,從兒子房間拿出一封信,上頭寫著:「親愛的兒子,你是我們的唯一!爸爸媽媽永遠愛你,不論你犯了什麼錯,爸爸媽媽永遠會原諒你!媽媽求求你,找個機會跟爸爸說對不起。」

簡單幾個字,敵過我用棍子傷害了彼此。回想過往,仍感到懺悔不已,真的如同證嚴上人所言:「孩子不是反對父母的教導,而是反對父母教導的方法跟態度。」

◆愛的智慧
上了高中,兒子依然沒有放棄他喜歡的熱門音樂。但,我已經懂得怎麼包容、接受,我跟著他聽饒舌歌曲,試著去了解那些吵鬧的音樂。有一天,他要我幫他向學校請兩個小時假。我問他要做什麼?他拿出一張CD說:「我想去參加這位饒舌歌手的簽唱會。」聞言,我心裡雖不同意,但想到一味地反對,只會造成反效果,於是,就幫他寫了一張請假單。

第二天,他興高采烈地告訴我:「爸爸,謝謝你!老師已經准假了。」看著他臉上綻放的笑容,我想,這或許是個對的方式。簽唱會那天,我告訴他:「爸爸今天請了一天假,陪你去參加。」他不解地問我:「我自己去就行了啊!不用您陪啦!」我告訴他:「你只請兩個小時假,搭公車會來不及上第三節課,我載你比較快。」到了西門町,離預定時間還有一小時,隊伍已經排了五百公尺遠。我們等了很久,一點動靜都沒有。我走到前面,問清原委,主辦單位說:「已經發出三百個號碼牌,簽完這三百個,歌手就要走了。」我穿越人群,告訴兒子這個消息,他不相信,我又陪他走了一趟,確定之後,他非常失望地回到他用書包占的位置。

我請兒子看看隊伍中的青少年,他們鋪著報紙,有人躺在地上睡覺、有人在抽菸、有人在打牌……我摟著他的肩膀說:「兒子呀!你不希望自己就是其中一個吧?」他默默無語,背起書包說:「爸爸,您帶我回去上課好了。」到了學校門口,要下車那一刻,他回頭對我說:「爸爸,您放心好了,以後我不會再做這種傻事了。」

從那時候起,我知道孩子對我產生了信任感,因為他知道我們是「同國」的。和孩子有了更多共同話題,也讓我更加確信,用愛心與耐心陪伴孩子,才是「愛孩子的智慧」。

上了大學,兒子開始用電腦創作饒舌歌,還將我常聽的北管音樂拿去搭配。那時,剛好新聞局在徵選歌曲,沒想到竟被選為佳作,得到了五萬元獎金。二○○五年,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有一百五十個樂團報名參加,兒子組的團「拷秋勤」榮獲前十名,受邀上台演出。表演當天,由於沿途塞車,我和太太開了四個多小時才到貢寮。現場只有我們兩個人是「LKK」,年輕人都穿著比基尼、泳褲,兒子站在台上就像個指揮官,請台下的人舉起右手,大家就跟著舉右手,跳左大家就跟著跳左邊。我邊陪兒子看喬丹打籃球、看王建民打棒球,從不了解到逐漸熟悉,那時我才了解年輕人的精力要這樣發洩。

後來,新聞局想錄製一片專門收錄年輕人創作的CD,與國外作音樂交流,兒子有兩首歌被收錄在其中,讓我們感到很驕傲。成長過程中,兒子始終不放棄他的興趣與理想。

如今,他就讀台北藝術大學碩士班,雖然依舊熱愛樂團,但也同時擁有好成績,讓我們感到很放心。我暗自慶幸,還好當時轉變了想法,改變了對待的方式,化解了我們親子間的衝突,而不是掉進不可自拔的漩渦。每個人都是在為人父母之後,才開始扮演這個角色、學習其中的奧妙;愛,不代表了解,所以更要用心陪伴。試著去了解孩子的行為,那麼,在親子關係上,「雖不中,亦不遠矣」。

《幸福密碼》同理心就是站在孩子的高度去看世界。

發現誠品「台中新人文生活美學特區」

位於公益路上的誠品勤美天地應該都不陌生,但在勤美天地的側面,館前路上往全國飯店的方向,七月初,運用竹子打造的「台中新人文生活美學特區 CMP BLOCK」開幕了。充滿綠建築美學的風味,有幾個不錯的展館可以遊覽,尤其是半開放式的綠地,讓此處成為臺中市的後花園。

http://photopeach.com/public/swf/story.swf

「畫樂」音樂會

玟慧老師熱情邀約,到台中中興堂欣賞「大中青少年國樂團2010年度公演音樂會:畫樂」演出。

這輩子還沒正式且全場聽完音樂會。一則是沒什麼音樂細胞,擔心坐不住走來走去影響現場品質。萬一聽聽睡著,對演出者不敬。基於此,對於音樂會或舞台劇,總是敬而遠之,寧可窩在沙發上看電視自在。

但7/22當晚,從第一首「慶典序曲」的震撼開始,「第一二胡狂想曲」的二胡協奏,「嵩山印象」裡琵琶與柳琴協奏,及至jazz版的「農村曲」,發現到,原來自己也能完整沐浴音樂的饗宴。

末了,久久不斷的encore聲,讓人了解到,沒有當紅A咖的樂團,其實力也不容小覷。

IMG_0257

輔導團的教育參訪

七月13-15日,輔導團南部教育參訪三天,收穫滿滿。

第一天在七股瀉湖上,聽導遊說明周遭生態。高雄中正高中參訪,學習涂順安校長的辦學經驗。接著遊覽高雄港,透過導遊解說,知道高雄港的產業發展,與各大小船隻的不同。

第二天走訪燕巢泥火山,並參觀一座由外勞建築的觀音廟,見識到當地的奇景。接著則到南仁湖保護區走走,享受一下森林浴。下午到墾丁國小取經,觀摩英語村的推動,與在地本土化的學校經營。

第三天首先參觀核能第三發電廠展示館,瞭解到台灣各種電力的發展。下午則是比較輕鬆的行程,到白河賞蓮花,吃蓮子冰。

短短三天參觀了不少地方,行程有些緊湊,但收穫滿滿。感謝本次承辦的長億高中陳田雄校長帶領的團隊,安排的非常讚。

IMG_1919     IMG_1944

IMG_1965     IMG_1977

IMG_1998     IMG_2045

IMG_2072    IMG_2061

重生

六月底到醫院做一次全身健檢。是這輩子首次。

7/2下午,醫院來電,告知「陳先生,您的鼻咽癌指數為1.5,正常值應該是0.8以下,建議您到大醫院的耳鼻喉科仔細檢查…」聽到這裡,整個人幾乎癱軟。

已經近20年沒抽煙了,也不喝酒。唯一不好的習慣是熬夜。會因為如此就…

老婆到網路上找了一些資料,也請教護理師淑莉相關知識。網路上找到的資料載明,鼻咽癌在東方人身上,比西方人好發。但淑莉安慰,先不要自己嚇自己,在她的協助之下,安排到中國醫藥學院做檢查。

7/6上午到中國醫藥學院,主任醫師利用內視鏡從鼻子進入檢查,並仔細按壓脖子二側,最後確認無異,但因為指數偏高,建議每半年檢查一次。

走出醫院,突然有種重生的感覺。餘生,要好好的過。

草莓族 vs 身心障礙朋友

難得到忠孝夜市買宵夜,車子停在路邊等烤肉。一位身心障礙朋友坐在輪椅上走走停停,然後在路口低頭撿拾東西。

一位年輕人騎著摩托車載著女友,在這位身心障礙人士旁停下,女孩子下車向他買東西。這對年輕人走後,身心障礙朋友依舊往前走走停停,不時低頭撿拾。很好奇他到底在做什麼?

注意一看,原來他在撿拾地上的垃圾!!

報章雜誌與電視名嘴常說七、八年級生是草莓族。但是,眾多過往的行人中,就這對草莓族特意下車向身心障礙朋友購買東西。天下雜誌第447期「新聲代專欄」:為什麼「一代不如一代」(http://www.cw.com.tw/article/index.jsp?id=40931) 這篇論述,或許可以修正謬誤。

而,四肢健全的人隨意丟棄垃圾,讓坐著輪椅的朋友沿路撿拾,這一幕,自己也覺得慚愧。

第一次染髮

不常見面的朋友遇到了,總會加問一句:「咦,最近比較操喔,白髮增加不少」。但在浴室昏暗燈光下照鏡子,卻看不太出來,所以不以為意。直到拿了學生的畢業紀念冊一看,天啊,沒怎麼留意,白髮真的變多了。

晚上請老婆幫忙,第一次嘗試染髮。梳洗後看起來好像變年輕了,至少心裡感受不同。

真是如朋友說的,校務如麻。奇怪,沒這麼嚴重啊??!!

前進上海世博

中國辦理的2010上海世博會,展覽時間為5月1日至10月31日。開幕至今44天,參觀人數超過1300萬人。

原本不想湊熱鬧,而打算到日本北海道。但看了天下雜誌介紹上海世博展館中,臺灣館十億經費全由民間出資,運用服務的軟實力,博得參觀民眾好評。「臺灣館佔地只有六五八平方公尺、不到兩百坪,甚至搆不上一棟豪宅的規模。日本館是四年前就開始規劃運作,臺灣館工程時間只有一九九天,大約只有八分之一的時間。但是,今天臺灣館給人的印象卻大不相同,處處有驚喜。」再加上臺灣參展廠商在園區的互助,例如中國大潤發加入常駐工作,提供倉儲空間供使用,並每日備齊肥皂、牙刷等日常用品給工作人員;象王提供洗衣服務;也在園區設點的85度C則是天天送進糕點和飲料給工作人員,也服務造訪貴賓。「背後重要的靠山,是積累超過三十年的台商實力。…站在向世界開疆闢土第一線的台商,更能夠體會把台灣放在世界舞台上、同台演出的難得與難度。」。而昨天(6/12)TVBS也針對上海世博深入報導,提到臺灣館經日本媒體調查評比,在200多個展館中獲得世博第一。

TVBS報導,許多大陸「農民工家庭」,搭火車數十小時,攢盡盤纏,只為了「熱切看世界大」。末了提到:「原來,上海的世博不只為了拚觀光,更為了「讓世界走進中國」,走進中國大陸,佔絕大多數的農民工的心裡,讓心裡的感受力,長遠發酵。」

不親眼目睹,如何感受偉大與震撼。七月底,上海,我來了。

image     image
           上海世博會會徽                                        上海世博會吉祥物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