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新加坡文官栽培的震撼

晚了一個月,將天下雜誌403期:「新加坡要吸引全世界人才」看完,內心有許多的震撼。
精英治國,世界觀感不佳。但50年來卻也證明這一套是成功的。對於學校的經營,不也是如此。太顧及社會觀感,放著對的事不做,則愧對校長職責
茲引述專欄標題及精要內容:
精英強國
一流文官  帶領獅城向前奔
他們是國家的靈魂,是跳動進步動力的心臟,
不管世界觀感如何,新加坡傾國栽培的文官系統,為自己的未來儲備一流的黃金將帥。」
「文官創造新加坡冠冕上的寶石。IMD二○○八世界競爭力排行榜上,新加坡恆居政府效率第一、政府執行力第一、政府彈性應對經濟變動第一、政府制度完整性第一……。根據主計處做的一項調查,我國公務人員的人事費用占我國GDP比例和新加坡相近,但是我國政府在各項指標上都落後甚多。」
整體排名,新加坡第一,台灣16。期望新政府能痛定思痛,落實政見。
「新加坡能夠有一套培育人才的具體做法,是對政府人才的要求很清楚,幾乎每位主管都能講出,政府需求的人必須具備HAIR能力。」
HAIR能力:
1)Helicopter:像直昇飛機般,由高處綜觀全局的規劃能力。
2)Analysis:分析利弊得失的能力
3)Imagination:要有想像創造能力,以便施政創新,但又不能破壞體制。
4)Realistic:瞭解現實狀況,不能閉門造車。
故本創新,反彈力道小,變革契機大
在職輪調磨出創新的思考:一旦選取人才,還必須能夠設計各種制度使其成長、輪調。在職訓練就是其中精髓。每兩、三年新加坡公務人員不管層級高低,都會輪調。」<br>
受訓永不停止:現在世界充滿『未知的未知』(你不知道的不知道),在這種戰略不明確,高度複雜的現代社會,新加坡政府必須用更多探索、創新和企業方法,面對未來社會。」<br>
文官個個充滿使命感:公職人員最重要,要使人民生活變得不一樣」:<br>
「在這種戰略不明確,高度複雜的現代社會,新加坡政府必須用更多探索、創新和自主面對未來社會。」(新加坡文官長 何學淵)<br>
美國前國防部長拉姆斯菲德在二○○二年的一篇演講說,「事情有『已知的已知』、『已知的未知』、『未知的未知』,就是有很多未知的事,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不知道」。<br>
「未知的未知」在現代決策過程中非常重要。一位政治學家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 ) 寫了一本書《黑天鵝效應》,黑天鵝是大型,難預測,有重大衝擊的稀有事件,也就是「未知的未知」。<br>
「黑天鵝在澳洲被發現前,每個人都認為所有天鵝是白色的,後來有人在澳洲發現黑天鵝的出現,提醒我們,以經驗所得來的知識,有極大限制,多不可靠。只要有一隻黑天鵝出現,就推翻我們百萬年來累積的知識。
怪牌頻出,挑戰政府能力
黑天鵝有正面、負面意義。一個發明,會觸動新時代,例如鐵器時代、工業時代。宗教、歷史事件也常成為黑天鵝。」
「另一位未來學家也講到,這種無跡可循,卻富含重大衝擊的事件,叫做怪牌(wild card)。」
「面對這些黑天鵝、怪牌,怎麼因應?
第一、我們要有能力管理複雜、混亂、突發的改變。有什麼機會,有什麼威脅。
第二、危機管理。好的治理能力不是度過平順年代,而是在危機時顯現治理能力。我們可能沒有時間蒐集分析所有資訊,但不能毫無行動,我們必須探索、實驗,有如創業家冒險、創新。
今天領導人要能夠創造急切感,要求關鍵人物設計策略、改變、增加組織彈性、創造創新的環境。」
(以上取自天下403期,新加坡文官長 何學淵:黑天鵝來襲,挑戰全球政權,p.141)
 
學校也像一個精簡縮小的社會,雖無法像新加坡政府有完全的自主權;再努力也沒有更多的薪資。但在稍僵化的體制下,以有限的資源,仍能思索如何創新,如何帶領學校積極成長。
 
閱讀完主題文章,給了自己一些新的想法和體認:

 
校長掌校三部曲:但求無過->創新突破->再造高峰。但所有的改變,都要事先溝通,尋求全體共識,塑造學校願景,而非校長的一廂情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